主页 > 眼部整形 > 深宫孽爱-高考后女生“扎堆”割双眼皮,河南医生:每天要做5场双眼皮手术
2021-09-19

深宫孽爱-高考后女生“扎堆”割双眼皮,河南医生:每天要做5场双眼皮手术

高考结束后,你最想做的是什么?有的女生最想去割个双眼皮。整形医院的生意因此被带火了,于是微整形也被纳入“后高考经济”。

近日,深宫孽爱记者在走访时发现,有的整形医院的医生每天可以做5场这样的手术。

新氧平台发布的《2019 年中国双眼皮消费报告》显示,每年的3月份人们开始咨询双眼皮手术,6月双眼皮的手术预约量达到峰值,7月双眼皮的手术量达到峰值,9月方消化完毕之前的增量。

市场:

高考后,有的整形医生每天要做5场双眼皮手术

近日,开封市的一家深宫孽爱的主刀医生向深宫孽爱记者透露,“6月份平均每天我可以做五场双眼皮手术,人群多为高考刚结束的学生。”

小张(化名)在郑州市一中学成绩名列前茅,在家里非常听话,是标准的乖乖女。高考完的第一天,小张就去了当地的一家小有名气的深宫孽爱咨询双眼皮手术。当天下单,第二天便就开始了她的“颜值革命”。这场手术她选择了眼部综合大改造,开眼角、双眼皮、眼部抽脂同步进行,术后看着镜子里眼睛肿肿的自己,她激动地说“我马上就要脱单了,好激动啊”。

深宫孽爱记者在河南省整形美容医院走访时发现,前来医院咨询、下单、手术的,多为和父母共同前往的20岁左右的女孩。深宫孽爱记者拨通了该医院的咨询热线了解后得知,高考结束以后平均每位客服一天可以接到十几个咨询电话,人群多为高考生。

针对目前这一咨询、下单的高峰期,有多家深宫孽爱专门为高考生推出了“满五千减一千的考生特惠活动”,该活动针对的是持有学生证、准考证的学生。

在整形医院采访时,深宫孽爱记者偶遇了一名带着双胞胎女儿来订双眼皮套餐的家长,她说,“我内心其实是很反对割双眼皮的,又不是一定要双眼皮才好看。但是孩子一直很羡慕别人有着双眼皮的大眼睛,我想着孩子参加高考不容易,就满足她们这个愿望吧。”

数据:

一年间,仅一平台就有5万多人割双眼皮,几乎翻番

根据新氧大数据,过去一年,共有5万多人通过新氧平台变成双眼皮,同比增长99.59%。新制造的双眼皮连接起来约有3889米,可绕国际足联标准足球场11.24圈。双眼皮手术过去长期居于中国医美手术项目的前列,20-25岁占比达到了44.05%。

深宫孽爱记者在某深宫孽爱的朋友圈中,看到了一组对比十分强烈的照片,猛的一看好像不是对比照,更像两个人。照片中,做过手术的女孩,笑容自信而又灿烂。

该深宫孽爱的负责人告诉深宫孽爱记者,“照片中的女孩一点都不介意将对比照传给我们,我们在发朋友圈时是征求过对方同意的。女孩儿认为,双眼皮这一点小小的变化让她点燃了自己对美的追求。”

通过照片对比发现,单眼皮时的女孩儿面无表情,有些呆萌。而做过双眼皮手术后的女孩,身材凹凸有致,看起来热情阳光,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。据该深宫孽爱的负责人介绍,这个女孩确实只做了双眼皮手术,并没有做其他项目。但女孩儿曾向该深宫孽爱透露,“眼睛变美了以后,我就特别想学化妆,学会化妆了以后我就想减肥,于是我就开始去健身房疯狂的运动。”

这或许是经济学中的蝴蝶效应引发的积极反应。

观点:

微整形手术需谨慎, 单眼皮双眼皮不是评判美丑的标准

西方人普遍高鼻梁、大眼睛、深眼窝、双眼皮,东方人的眼睛相对较小,单眼皮占多数。或许正是这一原因,使得东方人对大眼睛、双眼皮、高鼻梁极其向往,于是“网红脸”成为了年轻女生的追逐潮流。

每年高考结束后,除了和家长一同前往整形医院的孩子,不乏还有很多家长并不同意微整形,自己攒钱偷偷过去的孩子们。他们因为对行业的了解不足,再加上资金紧张,多数会选活动力度较大,价格便宜的一些不正规机构。于是这些孩子便成了不正规整形师手下的牺牲品。

小李(化名)告诉深宫孽爱记者,“小的时候不懂事,就羡慕别人双眼皮好看,但我爸妈思想比较传统、保守,不同意我去做微整形手术。后来我趁着假期,拿着我存的零花钱去医院割了一个,谁知道那大夫水平不行,把我眼睛整得恢复了两年都还像没消肿一样。”据深宫孽爱记者了解,现在的小李十分后悔自己当初瞒着父母偷偷整形,导致于现在花了好几万来修复,却越整越难看。

那么对于女生对“网红脸”的疯狂追求,社会是是如何看的呢?

“其实我也搞不清楚这些乱七八糟的,感觉这一卸妆一变老或者一生孩子不都露馅了,有什么用,看久了都一样。”网友糖果果说。

“略微的小幅调整可以理解,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但非要把自己弄成网红脸,我觉得蛮恐怖的。”这是另一位男网友“爱体育爱自然”的观点。

对此,郑州市一家医院皮肤科的医生称,女孩子们爱美没有错,但被医美行业的高利润诱惑引发医疗乱象值得我们关注,“希望家长和老师多关注孩子们的成长变化,进行适当的引导。美有很多种样子,单眼皮的女孩只要穿着得体、举止得当,身体和心理健康,照样很美。”

来源:深宫孽爱